10月28日,在完成收购推特的第二天,马斯克把人力资源部门的几位高管叫到了该公司旧金山办公室的“作战室”,让他们做好准备进行大规模裁员。六位了解讨论情况的人透露,马斯克对他们说,推特人员需要立即削减,那些被裁的人不再享受原定于11月1日发放的奖金。

高管们随即提醒自己的新老板,这一计划可能违反劳动法,按照与员工签订的劳动合同,这属于违约,会导致员工诉讼。但马斯克的团队说,打官司、交罚款对于这位全球首富来说已经是家常便饭,他并不担心。因此,推特的人力资源、会计和法律部门开始为他的裁员计划忙活起来。

10月30日,裁员可能需要交的罚款数额,以及诉讼的代价都清楚地摆在了马斯克的面前,快速裁员的成本可能比按计划发放奖金的裁员成本高出数百万美元。斟酌之后,他决定等到11月1日之后再裁员。

马斯克带着一腔热血而来,对于社交媒体服务该如何运作,他有自己的想法。然而很快,他就切身体会到了经营这家全球社交媒体巨头在商业、法律和金融方面的复杂性。

推特公司面临着债务和经济下滑的财务压力,与一个月前相比,现在已经面目全非了。11月初,马斯克削减了该公司7500名员工中的50%。高管辞职的情况一直在持续。11月8日美国中期选举期间,错误信息在该平台上泛滥。一个扩大订阅收入的关键项目推进遇阻。一些广告商对此感到震惊。

马斯克没有回应评论请求,他在11月10日的一次会议上告诉员工,推特的形势很严峻。根据《》听到的录音,他说:“有大量的负现金流,破产也不是不可能的事。”

马斯克补充说:“你们需要努力工作,才能维持公司的发展。那些能够硬着头皮上阵的人,推特是一个好地方。不愿意的人,完全可以理解,但推特不适合你。”

《》走访了36名现任和前任推特员工和熟悉该公司的人,并参考了内部文件和企业聊天记录,梳理了在马斯克入主推特的两周内,这家社交媒体巨头内部究竟发生了什么。

一些高层管理人员被电子邮件通知解雇;一位工程经理在得知数百名工人被裁后,感到极度不适,直接抱着垃圾桶呕吐;其他人为了满足马斯克的命令没日没夜加班加点,只能睡在办公室里……

10月26日,马斯克来到了推特的旧金山办公室,带着一个白瓷水槽满面春风地穿过大楼的玻璃门。他当时在推特上写道:“你们得好好消化这件事。”

推特的首席营销官莱斯利·贝兰(Leslie Berland)鼓励员工向马斯克问好,并护送他穿过办公室。有人看到他在公司的咖啡吧与员工聊天。

“但气氛很快就变了。”两位知情人士说,第二天,推特的首席执行官帕拉格·阿格拉瓦尔(Parag Agrawal)和首席财务官内德·西格尔(Ned Segal)就收到邮件,他们被解雇了。

推特的最高法律和政策主管维贾亚·加德(Vijaya Gadde)和总法律顾问肖恩·埃杰特(Sean Edgett)也被解雇。埃杰特当时就在推特的办公室里,他被请了出去。

当天晚上,推特为员工及家人举办了一个万圣节派对。一些员工穿上了万圣节装扮,试图维持节日的气氛。其他人则抱头痛哭。

马斯克把自己的心腹顾问带到了推特,并抽调了50多名软件工程师派驻推特,其中大多数人都来自马斯克的其他企业。

三位知情人士透露,马斯克的裁员计划不停地在变。推特的经理们最初被告知要裁掉25%的员工。但在特斯拉的工程师们审查了推特代码之后,提议进一步削减工程团队。负责推特其他部门的高管则被告知要扩大裁员范围。

推特高管还建议裁员名单要兼顾用人多样性和包容性等“政治正确”问题,可以帮助避免法律纠纷。但两位知情人士说,马斯克的团队对这一建议不屑一顾。

五位知情人士说,由于11月1日的奖金发放日之后没有立即发生大规模裁员。首席会计官罗伯特·凯登(Robert Kaiden)第二天就被解雇了,并被请出了大楼。

11月2日,员工偶然发现推特内部的Slack消息系统中的一个公开频道,人力资源和法律团队正在上面讨论裁员问题。在《》看到的一条信息中,一名员工说,3738名工人可能会被裁掉,这大约占了推特员工的一半。

一时间这条信息在内部传开了。当天晚上,马斯克与其顾问们会面,就裁员问题达成了一致。

裁员将近,员工们开始互相道别,互留电话。他们还收集文件和内部资源,希望能帮到那些在裁员中幸存下来的员工。

11月3日晚,推特员工都收到了一封电子邮件:“为了让推特走上健康的道路,我们将经历全球裁员的艰难时刻。”

虽然通知说员工第二天早上会收到他们是否能够留任的后续邮件,但许多人发现他们当晚就无法使用企业邮箱或Slack系统,这表明他们已经被解雇了。那些留在Slack中的人集体发布了致敬的表情,表达对同事的欢送。

在推特的平台和基础设施部门Redbird,马斯克裁掉了多名经理人。该部门还裁掉了约80%的工程人员,人们开始担心公司内部及网站能否保持正常运行。

在推特的消费者部门Bluebird裁掉了数十名产品经理,只剩下十几个人。据估计,工程师与经理的新比例为70:1。

随着裁员的展开,科技招聘人员嗅到了机会。两名收到工作要约的推特员工表示,Meta和谷歌等竞争对手的高管向许多被推特解雇的员工递出了橄榄枝。

在推特高管制定裁员名单同时,马斯克飞到纽约与广告商会面,这些广告商为推献了大部分收入,是这家公司的财神爷。

在会议上,马斯克提到了一个系统,可以让推特用户选择被推送的广告内容类型,类似于G到NC-17电影评级,也可以让品牌更好地在该平台上投放广告。

两位了解讨论情况的人士说,他还承诺改进产品,为用户和广告提供更多个性化服务。

但马斯克的美好愿望受到了两位纽约推特高管离职的无情打击,他们分别是首席营销官伯兰(Berland)和负责广告业务的副总裁马休(Maheu),二人在广告界很有名气,与财富500强的最高层人士建立了不错的关系网。

两位业界大拿的离职使广告商与推特建立的信任关系瞬间分崩离析,大众集团、通用汽车和联合航空等的诸多品牌都表示,在评估马斯克对推特的所有权时,它们将暂停在该平台上做广告。

当然,马斯克也提拔了推特的一些管理人员。比如,指定产品经理埃斯特·克劳福德(Esther Crawford)对订阅服务推特 Blue进行改造。马斯克想要全新的订阅服务,每月收费8美元,

马斯克还设定了最后期限:克劳福德团队必须在11月7日之前完成推特Blue的改进,否则将被全员解雇。

11月初,克劳福德晒了一张自己在推特旧金山办公室睡在睡袋里的照片,并打上了“在办公室睡觉”的标签。

克劳福德的内卷行为招来了很多同事的不满。据五名知情人士透露,推特员工们在私下聊天时吐槽她,为什么要为一个随时可能解雇他们的人如此卖力地工作。

四位知情人士称,直到11月6日,马斯克的顾问们才意识到,裁员的力度可能太大了。熟悉这些对话的三位人士说,一些人希望被解雇的工程师、设计师和产品经理能够重返岗位。

知情人士说,推特的营收部门Goldbird不得不让那些负责关键创收产品的人回来,“没有人能够接替这些工作”。两位熟悉此事的人士说,一名经理同意重新雇用某些被解雇的员工,但他担心这些人“软弱、懒惰、缺乏动力,甚至可能反对马斯克领导下的推特。”

11月7日,一些推特员工在上班时发现某些系统停止运行了。在旧金山,一名工程师发现,与提供用户数据管理软件的供应商的部分合同被搁置甚至已经过期了,而能够解决这个问题的经理和高管都离职了。

两位知情人士透露,11月9日,推特纽约办公室的无线网络无法使用,原因是一个机房过热而自动关闭。两人还透露,马斯克计划开始让员工在公司食堂支付午餐费,此前都是免费的。

在推特应该如何履行对联邦贸易委员会(FTC)的义务上,安全部门的高管与马斯克顾问团队产生了分歧。2011年,推特曾就侵犯隐私问题与FTC达成了一项和解协议,该协议要求推特定期提交隐私报告,并接受审计。

11月9日,在推特向FTC提交报告的最后期限前一天,推特的首席信息安全官莱亚·基斯纳(Lea Kissner)、首席隐私官达米安·基兰(Damien Kieran)和首席合规官玛丽安·福格蒂(Marianne Fogarty)辞职了。

当天晚些时候,一名员工在内部消息中暗示推特产品的内部隐私审查没有按照FTC的解决方案进行。

这名员工还说,马斯克的律师斯皮罗(Spiro)曾说,这位明星CEO愿意承担风险。“埃隆是将火箭送入太空的男人,他不怕FTC。”

FTC表示正在密切关注推特的发展,没有一个CEO或企业可以凌驾于法律之上。马斯克后来做出了妥协,给员工发了一封电子邮件称推特将遵守FTC的解决方案。

11月10日,又有多名推特高管辞职,包括人力资源部门负责人凯瑟琳·帕西尼(Kathleen Pacini)和信任与安全部门负责人约尔·罗斯(Yoel Roth)。

在当天与员工的会议上,可能是为了鼓舞士气,马斯克试图对推特的未来发出一些乐观的声音。

他说:“推特可以成为一项对世界极具价值的服务,成为公共城市广场。”针对近期发生的冲突事件他说:“推特应该成为思想的战场,讨论沟通可以在很多情况下取代暴力。”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