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挡在封励宴的身前,抬手擦干眼泪,笑着看向他,端的是一副独吞委屈,温柔体贴的模样。

然而封励宴站在那里,面容清冷,似无情无绪的神祗,让江静婉痴迷疯狂又绝望。

“为什么?!我爱你,一直爱你!我不信你对我无动于衷,你必定也爱我的,对不对?”江静婉眼泪掉了下来。

江静婉只觉心口被狠狠戳了一刀,她哭着惨笑,从茶几上端了杯红酒过来,“好,我明白了,是我痴心妄想。你把这杯酒喝了,我就不拦你!”

“呵呵,就这么绝情?五年前是你有愧我!这是你欠我的!今天我出这么大的丑,罚你杯酒不为过吧?”

封励宴见她一副纠缠到底的样子,实在不耐烦,索性冷着眸子拿过酒杯一饮而尽。

谁知身后江静婉却解开睡衣衣带,衣下竟空无一物,她眼里闪着坚定光芒,扑过去就从身后抱住了封励宴。

然而她却没能抱住那男人,反被他再次躲了过去,江静婉惊呼一声光溜溜摔在了地上,狼狈极了。

封励宴坐进车里就觉出了眩晕,他微微闭眼蹙眉,该死,应是刚刚酒喝的太急了。

后面封励宴迟迟没说话,罗杨又道:“总裁,之前那个小姐还关在凯斯特酒店,可要保镖放人?”

肖似温暖暖的女人,长的像他的小孩,他们在同一天出现,封励宴觉得自己错过了什么,脑子浑浑噩噩怎么也抓不住。

后颈突被狠狠砸了下,封励宴闷哼了声,往地上倒,紧急关头他眸光闪过锋芒,狠狠抓住了袭击他的人,两人一起重重摔在了地上。

温暖暖闷呼,脑袋磕在地上,身上似压着一座大山,她本就饿了一天,此刻差点直接晕过去。

无力反抗的女人,在封励宴眼里便格外乖顺,月光霓虹蔓过轻纱洒落在女人面颊上,她眼含水雾,微张着嫣红唇瓣。

封励宴眯了眯眼眸,抬起手,掌心捂上眼前女人的脸颊,拇指轻轻摩挲,声音暗哑。

他那一声老婆好像含着万千情绪,醉人极了,熟悉的嗓音拉扯着温暖暖回到过去,陷入他的深渊。

从前她嫁给狗男人两年,都没听到他唤上一声老婆,没想到时隔五年,竟听到了。

男人发丝垂落在额间,有些凌乱,影绰光影下,比平时少了矜贵高冷,多了几分不羁邪魅,只是他看向她的眼神为什么那样炙热浓烈,复杂难言。

温暖暖眼眶通红,疯狂挣扎,封励宴却幽深魅惑,非但没放开,反而更紧密的贴上她,冷声道。

“为何不能碰?温暖暖,做了我的女人,生是我的人死了也是我封励宴的鬼!你休想逃!”

她的反抗好像刺激到了这个男人,他眼底欲望翻涌,男人的本性觉醒,发疯的想要她。

她心里恐慌极了,她感觉这个男人像是没有的理智,更像是捕食的猎豹压着她,她无力挣扎,而他的利爪会随时撕裂她!

感谢大家的阅读,如果感觉小编推荐的书符合你的口味,欢迎给我们评论留言哦!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