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日本警方在对死刑犯进行了DNA检测时,发现其中一名叫堀庆末的罪犯与14年前的一起入室抢劫杀人案的DNA高度吻合,就此一起搁置14年的悬案终于告破。

堀(ku)庆末,中学辍学在家,之后就一直混迹于社会,就是个街头小混混,没有工作,以偷盗抢劫为生。

2007年8月17日,32岁的堀庆末在非法网站上看到一个“名古屋附近有什么工作”的帖子。名叫“KT”的网友回复称,自己刚出狱,想找到合适的人干票大的,然后去东海地方工作。

堀庆末对网友“KT”的回复提起了兴趣,觉得这应该是一个志同道合的人,于是也在帖子下面回复说,自己也正在找赚钱的路子,抢劫是个不错的选择。

发帖人叫川岸健治,40岁,高中毕业后在一家公司从事保安工作,由于他花钱大手大脚,无力偿还房产而被强制收回。妻子也因此无法忍受他的暴力打骂,带着孩子跟他离了婚。

无家可归的川岸健治就找了一份工地保安和货车司机的工作,但工资太低就产生了歹念,就跑到非法网站发布了找工作的帖子。他看到网上的回复后就立马联系堀庆末和神田司,还有一个叫杉浦的网友。

神田司就是名为“KT”的网友,36岁,从小父母离异,他跟着父亲生活。但父亲脾气暴躁常常对他进行打骂,他也就养成了偷盗的行为,还加入了黑帮,也因此而入狱。神田司出狱后,为了维持生计就找了一份报纸推广员的工作。他嫌工资太少,就想着要干一票大的,好维持自己的生活。

8月21日,四人约着一起见面商讨赚钱计划。堀庆末建议去名古屋的柏青哥店抢劫,柏青哥店是个游戏场所。于是四人就购买好工具,来到了柏青哥店准备对一男子实施抢劫,当时店里人太多没有找到下手的机会。

四人想着反正都出来了,怎么也得干一票,于是就瞄准了附近的一个富户。当他们来到富户房子外时,发现家里有一只狗,为了不引起别人的注意,也放弃了行动。

8月22日,四人又一次见面,准备对名古屋的一家居酒屋老板进行抢劫。当晚四人跟了居酒屋老板一路,街上不仅有摄像头,还有零星的行人,一直跟到老板家也没有找到动手的机会。

8月23日,川岸健治建议到自己原先工作的公司去盗窃保险柜。遭到了神田司和堀庆末的反对,因为这样的公司都有安保人员值班,还有摄像头,不适合逃跑,可川岸健治和杉浦却执意要去。

他俩是真倒霉,刚刚来到川岸健治以前工作的公司,就被发现了。川岸健治通过对地形的熟悉成功逃脱,而杉浦虽然也逃脱了,但他却被摄像头拍下了正脸。回家后就一直处于不安的状态,便主动到警局自首,还供出了其他三人,但由于都是用的假名,警方也不能找到他们。

8月24日晚上,没有成功的川岸健治和其他两人再次会和,决定晚上开车在路上寻找目标。一直到深夜,他们在名古屋的自由之丘附近才发现了目标,一个独自回家的女子。

这名女子名叫矶谷利惠,31岁,和母亲在名古屋居住。她的梦想是给母亲买一所属于自己的房子,经过多年的努力她已经攒够了800万日元。这天晚上,她和同事们聚会后回家,因为家就在附近,所以同事们也没有送她,她就独自一人回家。

就在这时,突然开过来一辆车,就是堀庆末三人的车。他们以问路为由拦住了矶谷利惠,随后趁她不注意时拖上了汽车后座。三人为了不引人注目,把车开到了位于爱西市内佐屋町一座废弃的室外停车场。

他们从矶谷利惠身上抢到了6.2万日元的现金和两张银行卡,又逼迫矶谷利惠说出银行卡密码,最后得到了一个2960的密码。

他们在得到现金和银行卡后,又怕矶谷利惠报警,就把她勒死了,最后还把尸体扔在了岐阜县瑞浪市的山林里。三人做完这些后,瓜分了现金,把车里的痕迹清理干净。之后又来到银行想把银行卡里的钱取出来,但却因为密码错误而没有得逞。其实矶谷利惠给的并不是银行卡的密码,而是数字代码,意思是:我讨厌!

川岸健治回去后,因为涉及到人命,非常的害怕,就主动到警局自首,并把神田司和堀庆末也供认了出来。警方很快找到矶谷利惠的尸体,发现她只有脖子上有勒痕,最后窒息而死。神田司和堀庆末也很快被抓捕归案。

2008年9月,法院对三人进行了审判,由于川岸健治是主动投案,被判为无期徒刑,而神田司和堀庆末则被判了死刑。三人提起上诉,日本最高法院对川岸健治和神田司维持原判,堀庆末改判成了无期徒刑。

三人被送到监狱服刑时,警方按照惯例对他们进行了DNA检测,发现堀庆末的DNA与十多年前爱知县的一桩悬案相吻合。

警方对堀庆末进行了询问和调查,堀庆末对爱知县柏青哥店老板夫妻被害案供认不讳,同时也供认出了他的另外两个同伙。

1998年5月,堀庆末因为需要钱偿还车贷,就找到一个同伙准备对爱知县的一家柏青哥店的店长进行抢劫。但由于店里不仅仅有店长还有几个店员,他们就没能成功实施抢劫。

后来他们又找到另外一个同伙,堀庆末就和两个同伙叶山辉雄和佐藤治,打听到柏青哥店的老板马冰一男的家庭住址。

三人来到马冰一男家的附近,发现这里有很多的垂钓者,于是他们就伪装成垂钓者来到这里踩点。三人踩点发现根本不可能从别的地方进入马冰一男的家里,只能从正门进入。

三人经过几天的探查后,发现柏青哥店的老板马冰一男一般都会很晚才会回家,而家里只有马冰一男的妻子里美和两个儿子,这样就减少了他们入室抢劫的危险。

8月28日傍晚,三人戴着手套来到了马冰一男的家门口,发现大门竟然没有关,他们很顺利地进入了马冰一男的家。妻子里美和两个孩子在家,此时孩子们都在二楼。里美看到几个陌生人进来家里感到很害怕,就大声呼叫。

堀庆末立即上去捂住了里美的嘴,让她不要大声呼叫,说他们是马冰一男的朋友,遭到了黑帮的追击。里美相信了他们的话,还拿来了酒和毛豆招待他们。里美也给马冰一男打了电话,询问他什么时候能回来,说家里来了几个朋友。

马冰一男因为店里生意很好,就没把妻子的电话当回事。里美给丈夫打完电话后,就告诉堀庆末他们如果遇到了黑帮,给警察打电话是最好的办法。还跟他们说自己有个亲戚在警察局里工作,她可以直接联系她的亲戚。

堀庆末心里十分害怕,就询问里美警察局在哪里,他自己去找警察。于是,堀庆末就把两个同伙留在了马冰一男的家里。一个小时后,堀庆末又回到马冰一男的家,此时自己的两个同伙已经自作主张把里美给勒死了。

之后他们三人就对马冰一男家里实施了疯狂的搜刮,还撬开了保险箱。等到凌晨马冰一男回到家时,发现妻子在房间里躺着,就跑到楼上把大儿子叫醒了。当他们再次来到一楼的时候,发现屋子里有三个人,由于室内光线昏暗,马冰一男父子并没有看清三人的长相。

堀庆末三人对马冰一男父子进行了袭击,把马冰一男的大儿子放到了卫生间里,在马冰一男身上搜到了一把钥匙,他们又去柏青哥店抢劫了一空,还把店里的保险箱放到汽车后座。之后又把马冰一男夫妻放在了后备箱里,最后把汽车开到了一个偏僻的地方遗弃。

法网恢恢,疏而不漏,只要你犯罪,就不可能逃避法律的追责。天道都是公平的,只要你作恶就要受到惩罚,无论是多么周密的作案,无论时间搁置多久,终究不会逃出法律的制裁。人心可以不满足,但以这样不劳而获地去得到,只会让自己陷入更大的深渊。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