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不同地区都有祭奠亡者的节俗,这也是不同国家和民族对生命涵义的解读在文化习俗上的反映。相应的,这些纪念仪式和庆典也在指引着活着的人们,向他们展示生命的意义。

在墨西哥,人们往往通过每年11月1日-2日的亡灵节,举行各种各样的仪式来祭奠逝者。墨西哥亡灵节背后有着浓厚的本土民俗文化与精神文明,其以独特的狂欢方式来表达对逝者的祭奠。这种以“喜”达“悲”的观念与中华传统文化有显著差异。

通常,墨西哥的亡灵节是指每年的11月1日和2日。因为涉及到一系列相关的仪式活动,在人们口头表达中亡灵节不仅仅指11月2日,通常指的是10月31日至11月2日期间。

具体而言,墨西哥的亡灵节又因意义不同而有所区分。11月1日是特指祭奠夭折的孩子的“幼灵节”,11月2日的祭奠对象则是已经逝去的成年人,称之为“成灵节”。

当然,这两天也都统称为“亡灵节”。亡灵节是墨西哥最重要、且规模最盛大的节日庆典之一。

亡灵节在墨西哥有古老的历史传统,它起源于拉丁美洲中部的古老文明。迄今,至少已有3000年的历史。在西班牙人殖民美洲之前,这片辽阔土地上众多的土著居民盛行各式各样纪念逝者的隆重节日。

例如,古代印第安人的亡灵节大约从7月底8月初开始,人们能连续热闹1个多月的时间。具体来看,墨西哥亡灵节真正形成可以追溯至从公元600年前到公元1450年的墨西哥古代阿兹特克文明。阿兹特克文明是拉丁美洲古代的重要文明之一。

彼时,阿兹特克人占据了墨西哥地区,并且取代印第安土著居民,成为统治民族,此时亡灵节已经形成了初级形态。也可以说墨西哥亡灵节的各类仪式活动基本保留了阿兹特克文明所创造的祭祀仪式。

在古代阿兹特克人的观念中,一直以鲜血和生命来祭祀他们的祖先和神明为高等级的奉献。也只有通过这种方式,他们才能得到祖先的庇佑。正因如此,墨西哥古代亡灵节中经常出现用俘虏的头颅或骼骸搭建祭坛,以此来祭奠亡灵的独特祭祀仪式。

同时,在阿兹特克文明的影响之下,墨西哥一直流传并且信奉一个古老的传说,亦即人死后要经历漫长的路途去往米特克兰(Mictlan),而每一年里有一天,他们可以回到人间,与活着的亲友团聚,这才有了所谓的亡灵节。

大约在16世纪初期,西班牙来到拉丁美洲,并且用武力征服了本土的阿兹特克人统治的地区,也就是现在的墨西哥地区。西班牙人为了更好地对本地区的土著居民进行统治管理,决定从民俗文化入手,将外来的西班牙人和墨西哥土著居民融合,进而设定了统一的具有宗教色彩的“亡灵节”来共同纪念逝去的祖先。

在西班牙人的影响之下,墨西哥本土文化传统的“亡灵节”融入了外来天主教的文化因素。来自天主教的万圣节与拉丁美洲本土的阿兹特克人祭祀习俗相互融合,形成了兼具拉丁美洲和欧洲文化特征的混合节日。

时间流逝,经过漫长的社会发展,美洲本土文化与欧洲宗教文化相结合的“亡灵节”逐渐发展成为现代墨西哥亡灵节。

一般情况下,墨西哥人在亡灵节的时候,常在墓园和其他公开场所,为已经逝去的亲友设置祭坛,以此表达追思。同时,这也是指引亡灵在节日之际与家人相聚的重要象征仪式。

祭坛上陈列宗教文物与已故亲友或名人的照片、纪念物等,以及象征自然界地、风、水、火四大元素的传统祭品。

通常,在墨西哥人眼中,从土地中获取的食物与农作物象征着“地”,风格独具的墨西哥剪纸代表“风”,水和其他饮料代表“水”,与火相关的香烛等物品代表“火”。祭坛是墨西哥亡灵节相关布置与活动的重心。

此外,人们会燃烧气味非常独特的珂巴树脂。从房屋的门口到祭坛之间,人们会洒上用来净化灵魂的盐和盛开的万寿菊花,这条独特的“路线”是为了引导亡灵来到祭坛。

受古代阿兹特克人把人的头骨保存下来,作为死亡及新生仪式中的象征物品传统仪式的影响,人们会使用骷髅形状的面包、人偶及糖果作为祭坛的必备物品。

亡灵节当天,通往各墓园的交通要道上,来来往往均是携带各种鲜花、乐器、食物等祭品物品的人群和车辆。人们会在扫墓后,以万寿菊为主体的各式鲜花进行装点布置,用五彩缤纷的花瓣摆成各式图案。随处可见的鲜花和往来人群,使得墓园变成了花卉博览会。

在墨西哥首都,迎接亡灵节的活动最为隆重,场面也十分欢庆。在城市中,大量丰富的骷髅人偶、雕塑成为街头的主要景观,而人们统统化装成骷髅或妖怪出现在中央广场之上。

广场之中摆设着各区政府或人民团体精心布置的祭坛。祭坛如同盛大的舞台一般,前来狂欢的人群在此处参与祭奠,气氛却如同热闹欢愉的嘉年华盛会。墨西哥有一句经典的谚语——“死者在棺,生者狂欢”,这很好地概括了亡灵节期间墨西哥人的狂欢状态。

亡灵节表现出墨西哥人独特的民俗文化与精神文明,这与创造亡灵节的阿兹特克文明有十分密切的关系,甚至可以说,亡灵节的思想是阿兹特克人的追崇与信仰意识的延续与发展。

阿兹特克人信奉人死后以不同的方式到达不同的天堂。生命的结束,并不代表着终点,而是新的生活方式的起点,是人生的另一个阶段。阿兹特克人相信,每年的亡灵节亡灵们会回到家中。活着的人要让亡灵感受到过节的欢乐愉快,才会得到亡祝福和保佑。

因而,这是一个生者祭奠追悼已故亲人的重要节日。当时的死神是一名女性,宗教仪式祭祀的对象是死去的孩童和其他亲人。同时,他们认为祭祀是珂巴树脂可以清洁坏的性灵,它燃烧发出的浓烈气味也可以用来指引亡灵。

从阿兹特克人所信奉的文化来看,就能很好地理解墨西哥人在亡灵节的时候表现出的“死者在棺,生者狂欢”的文化习俗,也可以认为这是墨西哥本土民族的精神信念的独特之处,实则墨西哥人在亡灵节的狂欢,并不代表这对人的死亡无动于衷。

墨西哥人的观念中是永远彻底地敬畏生命,奉承死神,庆祝死神,培育死神,拥抱死神,但从不献身于死神。正因如此,墨西哥人才能在具有悲伤色彩的祭奠仪式上尽情狂欢。

此外,墨西哥亡灵节典型的骷髅形象,也与阿兹特克的人祭仪式有关。多数情况下,献祭仪式上的牺牲品都能非常坦然地面对死亡。因为他们相信,死后他们可以和神灵一起过上美好的生活。并且有些战俘即使给他们自由,他们也要坚持成为祭品。

阿兹特克人坚信如果神明享用的祭品足够多,就会回报他们以风调雨顺、五谷丰登,并且能够保佑帝国的军队战无不胜。

今天,阿兹特克人的这种具有强烈原始色彩的祭祀活动以及在社会发展中变得文明,成为一种以“骷髅”形象为象征符号的祭祀仪式。

当然,现在的亡灵节并非纯粹的墨西哥本土文化传统,它也曾受到西班牙人引入的天主教纪念节日的影响。与此同时,墨西哥独特的亡灵节狂欢文化则扩散到危地马拉等中美洲国家,甚至亡灵节的题材也出现在的《007:幽灵党》《寻梦环游记》等美国电影或者电动玩具素材当中。

在墨西哥文化中,亡灵节就是亡灵回归生者的世界与亲人进行团聚的日子。在他们的文化观念中,肉体的死亡并非最终的死亡,骸骸意味着死亡的同时也意味着生命的起始。

他们相信,作为人类与超自然力量之间的中间人,逝者的魂灵会在亡灵节这一重要时刻归来,因此在世的家人会与朋友聚在一起向他们的先人表达敬意。

祭奠亡者的节日同样在我们中国也有悠久的历史传统,即我们熟知的清明节。中华传统的清明节究竟与墨西哥的亡灵节有何异同呢?

中国传统的祭扫敬先、慎终追远的清明节,是中国农历二十四节气中的第五个节日。从古至今,在雨季的清明节往往充满着哀伤和忧愁的思绪,每每到清明,人们感受到的也是一种哀伤的氛围。

中国清明节,展现的是追思先人,感恩怀远的民族文化观念。扫墓添坟、敬摆供品、焚烧纸钱等一系列祭奠活动,都体现了中华民族对逝去先人的无限缅怀和追思。

而清明节之后的踏青、放风筝、荡秋千和拔河等活动则体现的是也含有活着的人对生活的欢乐追求,当然,这与真正意义上的清明节有些偏离,更多的是初春时节的节令喜庆氛围。

现在,中国清明节的文化意义已经得到发展,不再局限于最初仅仅对自己祖宗的宗族性祭祀活动,也是我们对民族共同的华夏祖先的祭奠,以及对民族英雄和为国捐躯的死难烈士、中华文化巨匠先贤的群体性公祭,这使清明节的文化意义得以崇高的升华,彰显出独特的中华民族继往开来的良好精神文化。

与中国人扫墓时凄风苦雨式的悲伤不同,墨西哥人的扫墓节就是狂欢日。在亡灵节这天,墨西哥人都会和自己的家人们团聚,一起拿着盛开的鲜花,成群结队地带着祭品,有的人还会邀请乐队弹奏欢乐喜庆的音乐,狂欢着走向墓园。

这种欢乐的气氛,如同去拜访很久不见的亲人朋友,实际上也是他们的亡亲。清扫墓地,摆放祭品和鲜花后,开始跳舞狂欢,仿佛是以这样的方式唤醒亡亲的灵魂来与之共舞,丝毫不见悲伤的情绪。

墨西哥亡灵节源自其土著阿兹特克人,同样也是他们感恩先祖的特殊节日,也是墨西哥土著民族所特有的生命死亡观念的具体表现。

在古代阿兹特克人的观念里,唯有善待亡灵,亡灵才会高高兴兴地回家与家人团聚,在新的一年里,活着的人才会得到亡灵的保佑而健康快乐。

因此,墨西哥人的亡灵节就是他们隆重的感恩祈福节,这和中国的清明节—感恩、缅怀先人,祭奠、追思先烈和伟人的传统节日有着异曲同工的内涵所在,只是二者间的文化信仰与活动表现存在差异。

墨西哥亡灵节起源于古代阿兹特克文明,其节日庆典的活动基本延续了阿兹特克人祭祀逝者的传统。

同时,随着16世纪西班牙人在墨西哥地区的长期殖民统治,来自欧洲天主教中纪念已故圣者、信徒及亲友的万圣节和万灵节,逐渐与墨西哥本土文化相融合,发展成为彰显墨西哥独特本土文化和民族信仰的亡灵节。

亡灵节反映出在墨西哥人传统的文化观念和精神信仰中,死亡并不代表着生命就此终结,而是意味着生活的有了新的起点,失去的亲友在亡者的世界之中,依然可以欢乐、愉快地活着,也有享有幸福和欢度节日的权利,而活着的人也真诚地为他们庆祝和狂欢。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