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国《费加罗报》3月11日发表题为《“要阻止这场战争,必须了解使之成为可能的背景”专访俄裔法兰西学院院士、龚古尔文学奖获得者安德烈马基涅》的文章,全文摘编如下:

记者亚历山大德韦基奥问:身为俄罗斯裔作家,这场战争对您有什么启示?

安德烈马基涅答:在我看来,这是不可想象的。我脑海中出现了我在莫斯科的乌克兰朋友们的面孔,我把他们视为朋友,而不是乌克兰人。还有身处这一战争火药桶中的他们的孩子及孙辈的面孔。我为在炸弹中丧生的乌克兰人感到难过,也为卷入这场自相残杀战争的年轻俄罗斯士兵感到惋惜。

答:我反对这场战争,反对所有战争。由于不断重复显而易见的事情,人们完全提不出任何建议,并且依然停留在善恶二元论上,这阻碍了对这场悲剧的任何讨论和理解。

人们可以谴责普京,朝俄罗斯吐口水,但这解决不了任何问题,也帮助不到乌克兰人。为了能够阻止这场战争,必须了解使之成为可能的背景。顿巴斯战争持续了8年,造成1.3万人死亡,以及包括儿童在内的同样多的人受伤。我感到遗憾的是,政治和媒体对此保持沉默,对说俄语的死者漠不关心。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